关于我们

在线下单

联系我们

公司介绍 COMPANY INTRODUCTION

从地图上可以发现,如果该公司最终在原历城二中地块完成了项目,几乎对南面的住宅区形成了“半包围”,同时与董家镇中心小学相隔的,也只有一条双向车道。

《阿瑟·米勒手记:“推销员”在北京》的中译本早在2010年就出版了(三辉图书,汪小英译,新星出版社),我最近刚买到的是今年的新版本(汪小英译,中国华侨出版社,2019年3月)。作为迟来差不多十年的读者,我发现这个阅读时间差可能也会带来新的感受和认识。在这里并不是说好书总是常读常新,而是阿瑟·米勒在1983年对中国的所见所闻所思对于我们回顾改革开放的历史具有特定的思考意义,而十年之变无疑是一个颇有意味的坐标,十年前的阅读与今天阅读的感受恐怕不太一样。另外,手头上没有2010年版同一译者的译本,未知新版是否有增删——依常识来看增的可能性不大;有意思的是,看十年前关于该书的书评,发现里面引用自该书的某些句子在新版里似乎消失了,但愿这只是因为我读得还不够细致。一个对中国所知极为有限的外国作家写的一本小书,在阅读上的这种时间差使它的意义不断扩张。该书英文原版初版于1984年,假如中译本很快就跟着出版的话,当时的中国读者会如何解读它?假如——我认真想了一下,还是觉得这个假设不无意义——真的发生这种情况,我相信这本小书和中国读者的反映可能会成为当代思想史上一个有意义的事件。现在这个中译本的“序言”是作者写于1991年的再版序言,米勒在介绍了当年中国观众对《推销员之死》的热烈反响之后说,“那时‘文革’刚刚结束不久,人们正期望中国更加开放,中国不大可能回到落后的过去,至少在我看来是如此。人们似乎越来越相信中国的未来会更加理性更加开放,……为了开始适度的公民行为,他们决意展示宽容和开放的态度。”最后他说,“本书的记录只是惊鸿一瞥,反映了一些平常中国人的心境;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也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中的演员”。时间与局面的变化,认知与心境的差异,期待与失落,这个阿瑟·米勒究竟是谁?他对于我们究竟还知道些什么?手头没有原著,不知道在原著中的这一段米勒是否还说了些什么。

此后,赵勇在网络上发布黄淑芬拖欠赔偿的视频在网络上引发热议。赵勇在视频中指认称,黄淑芬的女儿刘明月,用她的名字协助黄淑芬在车祸后第二个月买房买车,并成功转移财产,总价超百万。之后,有网友将黄淑芬称为“教科书式耍赖”。

通报指出,白城工业园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洮南市工业和信息化局、通榆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通过多种方式违法干预普查对象独立真实上报普查资料,导致部分一套表企业普查数据严重失实;洮北区部分一套表企业因自身原因提供不真实普查资料。洮南市、通榆县在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登记阶段,部分非一套表企业普查资料失实,洮南市还存在个体经营户普查资料失实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当我们从同一位外国人那里再次读到下面的话,就不会那么惊奇了:

在今年国际古迹遗址日主题活动中,还有几个项目被特别提及,它们是浙江泰顺廊桥,罕含文兴桥、文重桥、薛宅桥的灾后修复项目,以及浙江古月桥修缮项目。